当前位置 首页 综艺 《黑霹雳第四季》

黑霹雳第四季8.0

类型:内地综艺  美国  2021 

主演:克莱斯·威廉斯 琪娜·安妮·麦克兰 娜菲萨·威廉姆斯 

导演:未知

剧情简介

《黑霹雳第四季》 - 黑霹雳联动要看吗CW又一次一口气续订多剧,这次共13部,包括《黑霹雳 Black Lightning》(S4)。

被称为“黑色闪电”的田径巨星是______。

杰西·欧文斯(1913~1980)美国男子短跑运动员。1913年 9月12日生于亚拉巴马州的丹维尔,1980年3月31日卒于亚利桑那州。15 岁时就在短跑方面表现出惊人的才能,在一次 100 米赛跑中,顺风跑了10秒3。19岁时在中学生运动会上平了100码(1码=0.9144米)跑世界纪录。1935年在安阿伯举行的大学生运动会上 ,先后破5项平1项世界纪录。其中跳远8.13米的世界纪录保持了25年之久。1936年在第十一届奥运会上,他又夺得100米、200米、4×100米接力赛跑和跳远4枚金牌。杰西·欧文斯曾获国际奥委会颁发的奥林匹克银质勋章。1955年任美国国务院负责体育的大使级官员。1980年被欧美各报评为20世纪最佳运动员之一。个人简介:杰西·欧文斯(JESSE OWENS)是美国黑人田径明星,现代奥运史上最伟大的运动员。欧文斯1913年9月12日出生在美国南方一位棉农之家,是黑奴后裔。他天生具有运动禀赋,但直到9岁迁居克利夫兰后才有机会从事体育运动。迫于家境清贫,他选择了不需破费购置运动器材的跑跳项目。被誉为"黑色闪电"、"褐色炮弹"个人成绩:1935年5月25日在45分钟内连破5项,平一项世界纪录,创造了世界田径史上空前的纪录,在柏林奥运会上独获100米、200米、跳远和4×100米接力4块金牌,成了大赛的头号英雄。他所创造的9秒4的百米纪录保持19年,跳远8米13的世界纪录沉睡25年之久,被誉为“本世纪最佳田径运动员。”从而成为一名广为人们传颂的传奇人物。在19岁时,以9秒4平了100码跑世界记录。后来师从于著名教练L·斯尼特尔,获得了系统的训练。欧文斯的赛跑是力与美的高度结合,其外部特征是高度放松与协调。1935年在美国安阿伯大学生运动会上,他创造了在45分钟内破、平6项世界记录的奇迹,其中8.13米的跳远记录保持达25年之久。1936年在柏林举行的第11届奥运会上,欧文斯获100米跑(10秒3)、200米跑(20秒7,奥运会记录)、跳远(8.06米)、4x100米接力跑(39秒8,创世界记录)4枚金牌,并在这四个项目的预、次、复、决赛中,平、破奥运会记录12次。在这届奥运会上,欧文斯不仅创造了震惊世界体坛的奇迹,更可贵的是他以惊人的成绩有力地反击了希特勒的种族歧视,使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深受鼓舞。柏林奥运会后,欧文斯和其他黑人运动员一样,没有逃脱失业的命运。为了生计,他不得不屈辱地和汽车、摩托车甚至跟马赛跑,生活十分窘迫。进入50年代后,他多次作为奥林匹克运动的使者活跃在国际体坛上,为发展奥林匹克运动作出了杰出的贡献。1976年国际奥委会授予他银质奥林匹克勋章。五大洲20家著名报刊也评选他为“本世纪世界最佳运动员”(仅次于球王贝利排第二位)。为了纪念这位现代体育史上不朽的运动家,1980年美国设立了“杰西·欧文斯奖”,用以表彰、嘉奖为当代体育事业做出杰出贡献的优秀运动员。1936年的柏林,希特勒对12万观众宣布奥运会开始。他要借世人瞩目的奥运会,证明雅利安人种的优越。当时田径赛的最佳选手是美国的杰西·欧文斯。但德国有一位跳远项目的王牌选手鲁兹·朗,希特勒要他击败杰西·欧文斯——黑种的杰西·欧文斯,以证明他的种族优越论——种族决定优劣。在纳粹的报纸一致叫嚣把黑人逐出奥运会的声浪下,杰西·欧文斯参加了4个项目的角逐:100米200米、4×100米接力和跳远。跳远是他的第一项比赛。希特勒亲临观战。鲁兹·朗顺利进入决赛。轮到杰西·欧文斯上场,他只要跳得不比他最好成绩少过半米就可进入决赛。第一次,他逾越跳板犯规;第二次他为了保险起见从跳板后起跳,结果跳出了从未有过的坏成绩。他一再试跑,迟疑,不敢开始最后的一跃。希特勒起身离场。在希特勒退场的同时,一个瘦削、有着湛蓝眼睛的雅利安种德国运动员走近欧文斯,他用生硬的英语介绍自己。其实他不用自我介绍,没人不认识他——鲁兹·朗。鲁兹·朗结结巴巴的英文和露齿的笑容松弛了杰西·欧文斯全身紧绷的神经。鲁兹·朗告诉欧文斯,最重要的是取得决赛的资格。他说他去年也曾遭遇同样情形,用了一个小诀窍解决了困难。果然是个小诀窍,他取下杰西·欧文斯的毛巾放在起跳板后数英寸处,从那个地方起跳就不会偏失太多了。欧文斯照做,几乎破了奥运纪录。几天后决赛,鲁兹·朗破了世界纪录,但随后杰西·欧文斯以些微之优势胜了他,夺得这面金牌。贵宾席上的希特勒这时脸色铁青,看台上情绪昂扬的观众倏忽沉静。场中,鲁兹·朗跑到欧文斯站的地方,把他位到聚集了12万德国人的看台前,举起他的手高声喊道:“杰西·欧文斯!杰西·欧文斯!杰西·欧文斯!”看台上经过一陈难挨的沉默后,忽然齐声爆发:“杰西·欧文斯!杰西·欧文斯!杰西·欧文斯!”杰西·欧文斯举起另一只手来答谢。等观众安静下来后,他举起鲁兹·朗的手朝向天空,声嘶力竭地喊道:“鲁兹·朗!鲁兹·朗!鲁兹·朗!”全场观众也同声响应:“鲁兹·朗!鲁兹·朗!鲁兹·朗!”没有诡谲的政治,没有人种的优劣,没有金牌的得失,选手和观众都沉浸在君子之争的感动里。杰西·欧文斯创的8.06米的纪录保持了24年。他在那次奥运会上荣获4枚金牌,被誉为世界上最伟大的运动员之一。多年后杰西·欧文斯回忆说,是鲁兹·朗帮助他赢得4枚金牌,而且使他了解,单纯而充满关怀的人类之爱,是真正永不磨灭的运动员精神,所创的世界纪录终有一天会被继起的新秀突破,而这种运动员精神永不磨灭。个人简介:杰西·欧文斯(JESSE OWENS)是美国黑人田径明星,现代奥运史上最伟大的运动员。欧文斯1913年9月12日出生在美国南方一位棉农之家,是黑奴后裔。他天生具有运动禀赋,但直到9岁迁居克利夫兰后才有机会从事体育运动。迫于家境清贫,他选择了不需破费购置运动器材的跑跳项目。被誉为"黑色闪电"、"褐色炮弹"个人成绩:1935年5月25日在45分钟内连破5项,平一项世界纪录,创造了世界田径史上空前的纪录,在柏林奥运会上独获100米、200米、跳远和4×100米接力4块金牌.成了大赛的头号英雄.他所创造的9秒4的百米纪录保持19年,跳远8米13的世界纪录沉睡25年之久,被誉为"本世纪最佳田径运动员。"从而成为一名广为人们传颂的传奇人物。在19岁时,以9秒4平了100码跑世界记录。后来师从于著名教练L·斯尼特尔,获得了系统的训练。欧文斯的赛跑是力与美的高度结合,其外部特征是高度放松与协调。1935年在美国安阿伯大学生运动会上,他创造了在45分钟内破、平6项世界记录的奇迹,其中8.13米的跳远记录保持达25年之久。1936年在柏林举行的第11届奥运会上,欧文斯获100米跑(10秒3)、200米跑(20秒7,奥运会记录)、跳远(8.06米)、4x100米接力跑(39秒8,创世界记录)4枚金牌,并在这四个项目的预、次、复、决赛中,平、破奥运会记录12次。在这届奥运会上,欧文斯不仅创造了震惊世界体坛的奇迹,更可贵的是他以惊人的成绩有力地反击了希特勒的种族歧视,使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深受鼓舞。柏林奥运会后,欧文斯和其他黑人运动员一样,没有逃脱失业的命运。为了生计,他不得不屈辱地和汽车、摩托车甚至跟马赛跑,生活十分窘迫。进入50年代后,他多次作为奥林匹克运动的使者活跃在国际体坛上,为发展奥林匹克运动作出了杰出的贡献。1976年国际奥委会授予他银质奥林匹克勋章。五大洲20家著名报刊也评选他为“本世纪世界最佳运动员”(仅次于球王贝利排第二位)。为了纪念这位现代体育史上不朽的运动家,1980年美国设立了“杰西·欧文斯奖”,用以表彰、嘉奖为当代体育事业做出杰出贡献的优秀运动员。1936年8月,第11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在柏林举行。这是在希特勒同年3月7日冒险进军菲军事区莱茵兰后刚几个月。希特勒为他这一次的赌博获得出乎意料的胜利而兴高采烈。他为了冲淡世人对他公开破坏洛迦诺公约的愤慨,决定利用在柏林举行的奥运会来造成和解的气氛,掩盖一下自己的狂热复仇主义和种族主义,以转移世人视线。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开动全部宣传机器,大肆鼓吹“奥林匹克精神”,宣布柏林的大门向所有的人开放。希特勒甚至作出了“令人震惊”的让步:允许一些德国犹太人优秀运动员代表德国参加竞赛,其中包括曲棍球明星鲁迪·鲍尔、击剑名手海伦妮·迈尔。甚至于还任命一名犹太人沃尔夫冈·菲尔斯特纳尔负责管理奥林匹克村。充斥柏林街头的反犹表语也暂时取消了。希特勒这一手,赢得了一片赞扬之声。尽管在英国、法国和美国,许多自由派人士要求抵制柏林奥运会,但还是有49个国家派出了4096名运动员与会。另外还有数以千计的外国参观者。希特勒决心要把这一届奥运会办成显示纳粹德国“和平愿望”的和各项成就的博览会。8月1日,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希特勒在庞大车队护卫下,驶经10英里长的林荫大道,4万名身着褐衫的纳粹党员,伫立在路旁数十万群众前面接受检阅。车队进入广场后,身着军装的希特勒,神气活现地走下车,两名奥运官员趋前迎接,后面跟着保加利亚的国王,瑞典、希腊、意大利的王太子和王室成员,还有墨索里尼的几个儿子。由理查德·斯特劳斯指挥的当时世界上最大的管弦乐队,在三千名合唱队员伴唱下,奏起了斯特劳斯亲自创作的几首乐曲。各国代表团在11万观众的欢呼声中,列队走过贵宾台,有的代表团向右行注目礼,奥地利代表团冲着希特勒行纳粹举手礼,保加利亚代表团费劲地走着鹅步。希特勒在台上赏心悦目,洋洋自得。美国代表团走过,队伍参差不齐,经过希特勒面前连队旗也没有放低一下,希特勒面有愠色,忽然他发现美国队伍中有许多黑人,连这些人也丝毫没有对他表示敬畏神情,元首的面部肌肉不禁抽动起来。美国黑人运动员的表现,破坏了希特勒这一天的欢快心情。不过,德国运动员的出色成绩,使元首的气顺多了。第二天,他亲自出面向破奥运会铅球纪录的德国运动员汉斯·沃尔克表示祝贺;接着,德国女运动员蒂莉·弗莱彻夺得女子标枪第一名,女子铁饼冠军也为德国人夺得。佳音阵阵,捷报频传。希特勒为他的“种族优越”感和他的“亚利安人至上”论在奥运会上得到实际证明,感到十分欢快。每传来一次德国运动员的捷报,希特勒就要神经质地手舞足蹈一番(据说,希特勒本人也确实是个体育迷)。万众瞩目的男子百米决赛开始了。一名黑人运动员,像离弦利箭,首先到达终点,扩音器宣布美国运动员杰西·欧文斯百米成绩打破世界纪录。尤其使希特勒感到震惊的是,这个黑人竞囊括了百米、二百米、跳远三块个人金牌,而且是获男子四百米接力赛冠军的美国队的第一棒运动员,又加一块金牌。希特勒像挨了电击一样不能控制自己,获得四块金牌的竟不是亚利安人,而是尼格罗人!当奥运会主席要求希特勒接见几位冠军时,他轻蔑地表示拒绝。奥运会主席不得不提醒希特勒,作为东道主,对所有金牌获得者都应该握手表示祝贺,或者是一个也不握。希特勒对奥运会主席的要求嗤之以鼻,立即退席。当时英美的报纸,突出地报道了这件事,标题是:“亚利安人至上的神话破产”,“欧文斯嘲弄了希特勒”……这届奥运会,德国获得金牌数居第一,共33块,但是一名黑人运动员独得四块金牌,成了压在希特勒心头的梦魇,以致他恨恨地对党徒说:“祖先生在丛林中的人是原始的,他们的竞技条件生来就比文明的白种人强。将来的体育竞赛中,必须把他们排除在外。”欧文斯回到美国时,受到了英雄凯旋般的欢迎,被誉为奥林匹克历史上的绝对冠军。有好事者甚至组织了一次欧文斯与马进行百米赛跑,结果欧文斯竟胜过了马。事实上,马跑起来比欧文斯要快得多,只是在起跑线上发令枪声响起后,马并不是立即起跑,而是有一个后退当作,欧文斯就乘势冲出五十多米,因此马就在百米的短距离中败给了欧文斯。欧文斯载誉回美后继续他的学业,1937年从俄亥俄州立大学毕业获得文学士学位,此后,他的业余运动员的生涯也就结束了。除了以一部分时间培训新起的运动员外,大部分时间是从事企业活动。他担任过密执安福特汽车公司职员,当过一些制造和出售体育器材的公司的推销人员。1950年他被美国体育记者选为“1900年以来最伟大的径赛运动员”。1980年3月31日,欧文斯因患癌症不幸去世,享年67岁。



有谁知道2战中德军这几个王牌师的区别

大德意志师:其前身是首都卫戍团,曾负责柏林奥运会的安保工作。1939年4月12日,希特勒亲自下令将柏林卫戍团改名为“大德意志”步兵团”,其成员的制服上绣有“GD” 字样的肩章。它首次在战场上亮相是1940年5月的西线,进攻英法,隶属于古德里安的第19装甲军,一路所向披靡,在敦克尔克以南粉碎了远征军和法军的顽抗。29日,攻陷贝格尼斯。然后挺进法国中南部,进驻里昂。后参加进攻南斯拉夫,攻打贝尔格莱德。1941年参加对苏联的入侵。属于中央集团军群第2装甲集群的第24摩托化军节制,与第3、第4装甲师等王牌并肩战斗,莫斯科会战中它是最靠近莫斯科的部队之一。在图拉和廖奥尔遭到重创并数次重组。1942年4月,整编为摩托化步兵师。 大德意志师参加了1942年的一系列重要战役,年底在莫斯科以西的阿哲维和卢特斯切斯萨村蒙受重大损失。1943年在贝尔科洛地区再遭重创,重组为装甲掷弹兵师。虽然名为装甲掷弹兵师,其配置着一个坦克团(第一营装备豹式坦克;第二营装备四号;第三营装备虎I),每个掷弹团配备Sdkfw251半履带营,侦察营、工兵营全部装甲化,可以类比一个装甲师。大德意志师是德国陆军中配虎式坦克的唯一的两个单位之一,另一个是装甲教导师。随后该师参加了库尔斯克会战以及紧接着的库图佐夫战役(即廖奥尔防御战)。1943年9月,大德意志师随德军退过顿内茨河。激战中被进一步削弱,该师调回法国休整。1944年再次返回东线,在南部战场和罗马尼亚作战。7月底,转战到北部,在波兰和东普卢士作战。12月,其装甲团第3营全部换装新型的Tiger I Ausf E重型坦克。1945年5月,大德意志师被强大的苏军消灭,仅有少量的士兵逃到西线向英军投降。(特别说明:从一个掷弹步兵师以及其承载繁重的作战任务的角度考虑,该师5万人的伤亡中不存在不熟悉军事技能战法而造成伤亡额偏高的情况。) 骷髅师:第3武装党卫队装甲师“骷髅师”3.SS-Panzer-Division "Totenkopf"第1,2,3 武装党卫队“骷髅”团武装党卫队“骷髅”师武装党卫队“骷髅”师战斗群武装党卫队“骷髅”装甲掷弹兵师 第3武装党卫队“骷髅”装甲师 兰战役后,新建了一些武装党卫队师团。第3武装党卫队师由一些参加过波兰战役的“骷髅”单位和国内“骷髅”组织的后备队加上其他一些武装党卫队辅助部队而组成。其中一些来自武装党卫队“Heimwehr Danzig”部队,它原先是武装党卫队骷髅营“Gotze”,经过扩编后改名为武装党卫队“Heimwehr Danzig”部队,规模在营与团之间。这个部队在陆军指挥下参加了波兰战役,之后一些部队被调出以作为新成立的“骷髅”师的骨干。“骷髅”师在Dachau附近的武装党卫队训练基地编成,随后在Wurttemberg和Truppen Ubungsplatz Obermunsingen接受进一步培训。当培训结束后,正式任命了Theodor Eicke为该师师长,他原先是国内“骷髅”组织的总指挥。在法国战役中,第3武装党卫队师先是被作为预备队,直到40年5月16日才投入战斗。19日时,该师负责在Le Cateau和Cambrai地区清剿残余的抵抗力量,但在当天发生了屠杀战俘的事件。战后,当时第1营第4连的指挥官Fritz Knochlein被绞死,该连据信应对此次事件负责。但现在看来,证据很不充分,绞死他的动机很值得怀疑。(武装党卫队经常有类似事件发生,1、2、3师都参与过屠杀战俘和平民,狂热产生的不止是勇敢,还有疯狂。但寻找替罪羊的处理方式岂不是把自己下降到他们同一水平线了吗?民主国家需要有独立思考、保持清醒的国民,任何时候都一样。)之后,该师前往敦刻尔克以南的法国海岸担任海岸防御任务。1940年6月初,该师移防圣洛,准备参加法国战役第二阶段的攻势。在战役实施时,它负责保护集团军的侧翼,清剿夺取的地区和押送战俘。当法国战役结束时,该师已经到达西班牙边界。 该师在那里一直停留到1941年4月。随后接到了移防东线,加入北方集团军群准备入侵苏联的命令。开战后,它迅速穿越了立陶宛、拉脱维亚,7月越过了斯大林防线(在苏联吞并波罗的海三国前的苏联边界),到达了德米扬斯克以北,随后在7月31日到8月25日在列宁格勒地区作战。(这次作战时,它曾配属给曼斯坦因所指挥的56装甲军,这也是他第一次接触SS部队。在回忆录里,曼斯坦因谈到了他对武装党卫队的看法和评价。)8月早些时候,该师夺取了Chudovo,那是莫斯科到列宁格勒铁路线上的重镇。1941年秋冬季,苏军在北方前线向德军发起了反击。最后,该师被包围在德米扬斯克口袋。战斗是如此惨烈,以至于因为其人员与装备损失过大,该师被迫改称“Eicket战斗群”。(此时德军尚无乱扩编制的恶习,各部队编制较接近实际情况,损失过大要缩编。)1942年4月,德米扬斯克口袋解围,该师(战斗群)撤往Lovat河附近休整。但一部分部队留在了德米扬斯克继续执行防御任务,直到1942年10月整个师团前往法国进行整编。 1941年11月15日该师的一份报告对所受的损失作了这样的描述:“战斗迄今所受的损失,已消耗作战部队的主要领袖和副领袖这些骨干力量将近(达到)60%。副领袖这一层严重缺乏,产生的影响是灾难性的。”其结果是:“一支训练有素的、有经验的副领袖和组长均已丧失殆尽的连队,是不可能展开进攻的。叫它担任防守是靠不住的,因为它缺少主心骨。现在,师里有的连长已经站在自己的阵地前面不知如何判断情况了。”1942年在法国时,该师参与了对维希法国的占领。(任何时候傀儡政权都没有好下场!)在得到了一个装甲营后,该师改称武装党卫队“骷髅”装甲掷弹兵师。它在法国一直停留到1943年2月。1943年2月,该师回到东线加入南方集团军群。随后参加了对苏军冬季攻势(已经在斯大林格勒歼灭了第六集团军)的反击。在第二次哈尔科夫会战中,它加入了南线反击部队,为重夺哈尔科夫立下了战功。在这期间,该师师长Eicke战死。那以后,它参加了库尔斯克会战,在南线与党卫队兄弟部队一起参与了几场最重要和最血腥的战斗(包括了在Prochorovka的坦克大战)。会战结束后,“骷髅”师担当起了东线的预备队(消防队),转战东线南部和中部近一年之久。在这期间,1943年10月它被改编成了装甲师,名字也改为:第3武装党卫队“骷髅”装甲师。两个装甲掷弹兵团分别被命名为“Thule”(第5武装党卫队装甲掷弹兵团)和“Theodor Eicke”(第6武装党卫队装甲掷弹兵团,以死去的师长来命名)。1944年,整个东线的情况变得非常糟,苏军在每个地段都取得了突破。特别是在中央战线,苏军在一场可能是二战中最大的攻势里打垮了德军中央集团军群,两周内向前推进了超过三百公里。当攻势停止时,他们已经渡过维斯瓦河,站在华沙的大门口了。为配合苏军的挺进,华沙城内爆发了起义,“骷髅”师和其他部队一起紧急赶往华沙地区,制止了苏军的前进并镇压了起义(除开道义因素,不能不说这是一个成就,后方不稳,面对强敌,很不容易)。近两个苏联集团军被“骷髅”装甲师和“维京师”以及陆军第19装甲师一起击退,被迫回撤至维斯瓦河对岸。随后,该师被派往南方参加布达佩斯解围战。为了解救被围的45,000德军,“骷髅”师一直打到了布达佩斯机场,但迫于苏军的强大兵力和资源优势,始终未能达到目的。(战史上也有争论,因为该师被从机场附近撤回,在布达佩斯北面发起攻势,希望能包围和摧毁一些苏联部队,但未达目的。如果从机场继续攻击,有可能为被围部队打开一条通路,但这是后话了。)从那以后,随后该师在布达佩斯以西进行防御作战,一直退到维也纳附近。该师于1945年5月9日向美军投降,但作为战俘被移交给了苏军。维京师:Nordische 师 (第5)武装党卫队“日耳曼尼亚师” (摩托化)武装党卫队“维京师” 武装党卫队“维京”装甲掷弹兵师 第5武装党卫队“维京”装甲师* *:"Wiking"是对北欧人的统称,有时也用来表示北欧海盗,所以也有人称其为“海盗师”历史 这个师团成立于1940年12月,起先被称为“日耳曼尼亚师”,但在1941年1月被改称“维京师”。2月时,一个芬兰志愿者单位加入了师的编制。在Truppen-Ubungsplatz Heuberg进行的训练持续到4月,这个师完成了出击准备。“维京师”第一次作战是在1941年6月29日作为南方集团军群的一部分在加里西亚(Galacia)附近向特洛普(Tarnopol)进攻。1941年8月,“维京师”在第聂伯河Dnieper River为夺取桥头堡而战。很快,他们穿过了第聂伯罗夫斯克(Dnepropetrovsk),奔向罗斯托夫(Rostov)。1941年冬天,这个师撤至米乌斯河Mius River一线并在那里渡过了冬天的几个月。当1942年春天和夏天德军发起攻势时,“维京师”推进至高加索地区,是到过德军推进极限的部队之一。他们在高加索一直战斗到1943年春天,由于斯大林格勒的惨败,不得不回撤。“维京师”和其他师一样,编成部队经常发生变动。“诺德兰”(Nordland)步兵团被撤编,以和其他一些包含有斯堪的那位亚(Scandinavian)人员的单位一起组成一个新的武装党卫队师。同样,“纳瓦”(Narwa),一个爱沙尼亚(Estonian)单位,在1944年加入维京师,但又在同年撤编。1943年10月,“维京师”的名称变为第5武装党卫队“维京”装甲师,成为又一个武装党卫队的装甲师。在1943年夏秋期间,这个师在哈尔科夫(Kharkov)和第聂伯河地区进行防御作战,参加了库尔斯克会战。当苏军在1944年6月发起他们旨在冲向德国边界、消灭中央集团军群的大攻势时,“维京师”是许多被包围师团中的一个。他们被包围在“切卡西口袋(Cherkassy Pockets)”,而且是包围圈中唯一的装甲部队,担当起了突围时的“装甲矛头”。那时,另一个外籍部队单位“沃伦涅”(Wallonien)(说法语的比利时人)也划归该师指挥。尽管整个部队最后还是设法冲出了包围圈,但损失了全部装甲部队和大量的人员和装备。 残存的人员和装备被临时编成一个战斗群,很快被送到波兰以组建新的第5武装党卫队“维京”装甲师。在整编的同时,苏军已经推进到维斯瓦河畔(Vistula River)和波兰的华沙地区。“维京师”和第3武装党卫队“骷髅”装甲师以及陆军第19装甲师一起进行了阻止苏军前进的拼死努力,将苏军制止在华沙城下,使其回撤过维斯瓦河,并将战线的僵持一直维持到了1945年1月。“维京师”于1944年12月从华沙前线撤下,立刻被运去南方参加布达佩斯解围战。为了解救被围的45,000德军,“维京师”向前推进了两周,但由于苏军的强大兵力和资源优势,始终未能达到目的。随后该师在布达佩斯以西进行防御作战,逐步退到捷克斯洛伐克境内,直至1945年5月向苏军投降。“维京师”著名之处并不仅在于它是一个狂热和善战的师团,还在于它的很大一部分成员并非德国人,而是从西欧和北欧许多国家来的外籍志愿者。日尔曼师:党卫队全国领袖希姆莱希望用最纯正的德意志青年来组成这只精锐的而且绝对忠诚的组织;但是,这个计划由于对征召新队员的种种限制而始终没有实现,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希姆莱选拔的条件过于苛刻,但是更多的原因是因为德国国防军为了限制党卫军的发展,而对党卫军冻结新兵兵源,但是随着纳粹德国在西线取得的惊人胜利:丹麦,挪威,荷兰,比利时,法国相继被征服;希姆莱开始走上了好运,因为随着德国的胜利,那些海外的德裔青年们开始争先恐后的加入党卫军,纳粹的领袖们虽然视之为德裔,可是纳粹德国在法律上却还没有承认他们是德国人,就凭这一点,希姆莱就可以不受任何限制的征召德裔青年,虽然这些人远远不能构成大部队,可是这毕竟使希姆莱看到了希望,所以希姆莱手下最得力的助手党卫队中央技术管理局补充处处长戈特洛勃.伯格尔(Gottlob Berger)招募“不受国防军制约的德意志族人和日尔曼人。” 因此,为了未来建立庞大的党卫军帝国而着手开始储备兵源的的希姆莱的建立了日尔曼党卫队(Germanic SS)这个组织,具体来说就是党卫队在西北欧4国建立的本土党卫队,以各国的语言来命名组织名称和宣读誓词,其主要是由比利时的“法兰德斯日尔曼党卫队(荷兰语--Germaansche-SS in Vlaanderen),荷兰的“尼德兰日尔曼党卫队”(荷兰语---Germaansche SS en Nederland),挪威的“挪威日尔曼党卫队”(挪威语---Germanske SS Norge )和丹麦的“Schalburg军”。各个国家的党卫队在制度,服装,编制上完全模仿了纳粹党卫队,而且直接听命于希姆莱本人(在1942年底日尔曼SS成立之初,希姆莱就对部下们说“必须记住,整个欧洲只有一个SS----党卫队全国领袖指挥下的日尔曼SS。”这些日尔曼SS平时都是维持自己的固有监制,只是在兵员短缺的时期,才会从内抽调,例如,法兰德斯日尔曼党卫队很多编入了党卫军“西欧团”,“西北团”和党卫军佛莱明军团以及纳粹党的NSKK。比如1944年,法兰德斯日尔曼党卫队共有3500人,其中就有1600人在德国党卫军服役,940人在NSKK,500人在法兰德斯军团(这是一个预备组织,成员都是年龄太大或是身体不符合在一线日尔曼SS服役的党卫队员或法西斯分子),只有460人是常规服役的法兰德斯日尔曼党卫队员,这里面还有100人是试用人员。日尔曼SS的性质和普通SS一样,是负责本土统治监管,而Freiwilligen Legion Niederland这类的组织都是属于党卫军的作战部队,但是后者经常从前者抽调人员。所以相对来说,日尔曼SS是一个在表面结构上比较独立的组织。到了大战后期各国的日尔曼SS几乎都被编入了德国党卫军,开赴前线作战甚至在40年希姆莱所接纳的志愿者里,竟然有5个美国人。但这是极其少见的例子, 虽然这只是个小小的开端,但却是以后的党卫军涌进了大量的外籍人的开端,党卫军发展的最高峰拥有近百万人,但是外籍志愿者们却占了党卫军兵员的大部分,党卫军显然已经背离了希姆莱的初衷:一个血统纯正的精锐组织。事实上,到了1943年,希姆莱不得不把大量的非“德国人”纳入他的党卫军中,对于斯堪地纳维亚及低地各国的“日尔曼族裔”,希姆莱都能接受他们,至于非北欧地带的志愿者们,只要经过一番“自我辩解”也受到了党卫军的接纳,到后来,连穆斯林志愿者亦被允许加入党卫军了,整个二战期间,约有几十万的外籍志愿者在党卫军的编制里作战,他们构成了德意志的外籍军团。 从1940年5月后,党卫军就开始着手征召“北欧”(Nordic)和“日尔曼”(Germanic)志愿者加入党卫军,这个努力在1941年6月后大大加强,使得这些志愿者们及时加入了东线战场。最先,纳粹的人种学者们就表示能接受一定级别的志愿者们,佛兰德人(Flemish)-说荷兰语的比利时人被认定为属于雅立安谱系的,因此被允许加入党卫军。不久,瓦隆人(Walloons)-说法语的比利时人再一开始被认为并不合适加入党卫军,但是不久后亦在一番“辩解”后允许加入。来自比利时的瓦隆人志愿者1940年9月后党卫军筹划建立新的师团,并命名为“日尔曼尼亚” (Germania)师,因为其基干是从党卫军特别机动部队摩托化师(党卫军帝国师)的日尔曼尼亚团(Germania)完全移植过来的,该师的另外2个团:一个是主要由荷兰(Dutch),佛兰德的(Flemish)志愿者们(他们大多为18到25周岁的青年)组成的维斯特兰(Westland)掷弹兵团和主要由丹麦(Danish)和挪威(Norwegian)的志愿者们组成的“诺德兰”(Nordland)掷弹兵团,1941年2月的时候还有一个由芬兰(Finns)的志愿者组成的成的“诺德斯特”营(The Finnische Freiwilligen-batallion der Waffen-ss Nordost),大约1000人,加入其中,瑞士和瑞典亦贡献了一定的志愿者。阿道夫.希特勒师:第一装甲师——阿道夫-希特勒师团是历史最悠久的武装党卫队。 该师的前身是1933年3月17日组建的“柏林警备队”,当时希特勒从慕尼黑的卫队中亲自挑选出120名士兵,作为个人的贴身警卫。 同年9月的慕尼黑大会中,正式改称“阿道夫-希特勒”党卫队。由迪特里希任首领。1939年发展到3700人。在闪击波兰的战役中,它从南部发起进攻,势如破竹,于9月底攻入华沙。 1940年德军进攻西欧,由于机械化程度高,该师6小时便攻入荷兰境内80公里,荷兰投降后,受命向南转进,协助在法国边境的德军作战。当6月24日法国投降时,它已攻至圣爱田地区,是进展最快速的德军部队。 为准备对苏作战,它于1941年被调到东线,并在南欧作战中以闪电般的速度穿过南斯拉夫及保加利亚,攻入希腊,在希腊投降的3天前,俘虏了16个师的希腊部队。此役结束后,该部扩编为机械化步兵师团,共有10796名官兵。其后,在侵苏作战中被编入南方集团军,1941年6月22日攻入苏联,并和“维京”师团通力合作,协助第11和第17军团在乌曼包围苏军3个军团,会战结果有10万多名苏军官兵被俘。乌曼会战后不久该师改编成装甲掷弹兵师团。 斯大林格勒之役后,德军在哈尔可夫引诱苏军发动攻势,然后投入SS第一装甲师(即阿道夫-希特勒师团)进行作战,结果苏军损失52个师级和旅级部队,造成2万多名士兵阵亡,损失了600多辆坦克。该战役是希特勒在斯大林格勒大败后的首次胜利,为此希特勒大喜:“武装党卫队装甲军团足可抵得上20个意大利师! 接下来武装党卫队各装甲师开始大量换装新研制的“虎”式及“黑豹”式坦克,并参加了库尔斯克作战,后在南乌克兰地区遭苏军包围,元气大伤。 1944年6月6日,盟军大举登陆诺曼底,该师虽然受命阻击盟军,却由于盟军激烈的空中攻击而再次蒙受惨重的损失。 诺曼底之战后,阿道夫-希特勒师从比利时撤到安亨(即:阿纳姆)地区,并在那里参加了著名的安亨之役(即:市场—花园战役),结果重创英军空降部队。随后,该师又于1944年12月16日参加了争夺西线主动权的阿登战役。此战结束后,希特勒火速将遭受重创的武装党卫队各师团加以整编,并派到匈牙利境内以解救布达佩斯的德军守备队。这次作战成为阿道夫-希特勒师团的最后一战。在苏军强大的压力下德军已是筋疲力尽,几经惨败后不得不撤退。希特勒为此非常震怒,认为他最心爱的武装党卫队已经背叛他,于是在1945年3月底下令取消他们的袖标,正式宣告希特勒与武装党卫队的决裂。其后阿道夫-希特勒师团和其他的武装党卫队一起退到奥地利,终于在史泰尔地区向美军投降,部分后卫部队被苏军俘虏。

影片评论



Copyright © 2008-2018